您的位置: 牙克石信息网 > 育儿

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头风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14:34

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头风

“嘭”柳紫印被扔向柳家村的方向,可毕竟离村子还很远,完全无法求救。

“小丫头,我可跟你说,我大哥脾气不好,你赶紧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,不然有可能会被……”劫匪二欲言又止,故作神秘。

“啪”劫匪二的脑后勺结实地挨了一下,可是他没叫痛,好像被他哥哥打习惯了。

“大哥,我哪说错了?”

“你是不是彪?就她瘦的跟个小鸡子似的,带家去有啥用?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干不了农活。”

“我又没说要带家去,我是说…我要说啥来着

?”

“……”

柳紫印无语,要不是她的防身术用在这俩皮糙肉厚的身上没成功,她才不会坐在地上听白痴间的对话。

她忽然有点想念该死的某渣,在这俩缺货的对比下,他简直又神圣了万倍不止。

话说回来,要不是他莫名其妙放她鸽子,她也不会落到这俩货的手里。

她深知和明白人永远不用多话,和缺货多话永远没用,所以干脆不和俩人说话。

此时,她暗暗活动一下自己的身子,试图在俩缺货争执的时候脱身。

“行了,别墨迹,前面就是柳家村,咱们赶紧搜了、赶紧走。万一一会有人过来,还惹麻烦。”

“大哥说得对。”

说着,俩人身子投下的阴影已经将柳紫印笼罩。

“哐啷”

千钧一发之际,她仿佛听见了马车轱辘滚动的声响,不过比起那个,一道半空中“回旋镖”震开缺大的刀,滑到她的身侧,更抢眼些。

“大哥小心有暗器!”

“……”

柳紫印和大劫匪都愣住了,不过这事上,她还是比俩缺货反应快些。

她瞧见扎在身侧三处的是把镰刀她暗暗觉得这“暗器”不仅lo还大了点。

她顺手抓起镰刀,看着有点眼熟,就听见身后传来柳大力的声音。

“丫头快起来!”

“……”

下一瞬,她确实起来了。

不过是在还没来得及挥舞镰刀的时候,就被缺二给揪住衣领拎起来的。

“三叔…你还是……”

“放手,你放开我!”

她让柳大力回村子求救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到柳大力已经被缺大给拎在半空。

“嘭”再一次闷响,被甩在地上的不是她,是柳大力。

“丫头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此刻,柳紫印真想扶额,可惜实在是没那闲心。

她敬柳大力是条汉子,年近半百,被摔了这么一下,连哼都没哼一声,还关心她的死活。

“大哥你看……”

“给你们!”

顺着缺二的目光,柳紫印发现自己怀里那叠银票已经窜出半边。就算她不拿出来,也一定保不住所有了。

她这时候来了心劲儿,顺手抽出一张银票给俩缺之时,把其余几张塞回怀里,自觉不着痕迹。

“这是啥?我们要银子,不要别的!”

“哥,我认识这个,这叫银票,张地主那里,我见过。”

“值钱么?”

“可值钱了!”

缺二话一说完,缺大立刻松手。

在缺大松手一瞬,她抬手稍稍抓住他的衣袖,减缓了一下落势,不然她的脚肯定还要遭殃。

“三叔,咱们走吧。”

“哎!”

在兄弟俩看银票的时候,她悄悄地凑到柳大力身边,扶起一瘸一拐的他,往马车边上走。

“哥,她不老实!我看她怀里还有银票!”

“……”

柳紫印刚坐在马车前面,鞭子还没灰出去,就听见缺二忽然不缺了。

“嗒”柳大力见她挥鞭子的动作迟疑,就喊了一声,那马是家养的,很听话,听见他的命令,飞快地向前跑。

柳紫印不防备,一个后仰,就摔在马车上,要不是柳大力反应快揪住她的背襟,差点被直接甩下马车去。

“三叔,你……”

“他们追来……”

二人的话都没说完,就感觉马车不似方才行进有度。

二人齐齐回眸,见到俩缺正四手扳住车位的木板,生生拉住马车。

柳紫印把心一横,再抽出一张银票想要扔出去引开俩缺。可她的银票才抽出,就被缺二抢了去。

“哥你看,我就说她还有!这两张足够咱们娶媳妇了!”

柳紫印心里卧槽卧槽的:娶俩媳妇,怕是一人娶两房都花不完用不净!

“你这傻货,还不拽紧马车,让他们跑了还了得?”

“嗐!这有啥难的?把马腿打折了,不就跑不了了?”

此时,前面有马拖行,他们已经身在离柳家村百步有余的地方。

俩缺嗓门洪亮,缺二更想一出是一出。

还不等余下三人反应过来,拉车的马已经跌到在地上。而割伤了马腿的,就是方才柳大力抛给柳紫印的那把镰刀。

“哎呀!我的马……”

“老二,抢钱就抢钱,你咋打伤人家的马?你忘了爹临死的时候咋说的?害人家糊口的牲畜是要遭雷劈的!”

“大哥不是你说得,别让他们跑了吗?”

所以,俩缺欢乐地争论起来。

柳紫印心下欲哭无泪的:原还想着不管是情分与否,都得赔给三叔医药费!现在可好,亏了两百两银子不说,还得赔三叔一匹马!话说,马比猪贵多了吧?一匹马得多少钱?

“谁在那边?”

“爹!快喊村里的人来!这里两个匪徒打伤了我三叔和马!”

她没回头,可柳大勇的声音太熟了,根本不需要看。

她喊话同时抄起身边一把锄头,挺身挡在柳大力身前。好歹她也年轻,柳大力人又实在不错。

这时候,她不能怂!

俩缺似乎不够专业,一听她说要喊人,已经松开马车车板。

而柳大勇闻言,放声一吼,已抄起一把锄头奔了过来,俩缺已抢了两百银票,自然不会再多逗留。

是以,村里的人还没惊动多少,俩匪早就跑远了。

“三弟这是咋回事?”

“爹,是我……”

“大哥,我在路上遇到劫道的,多亏紫印丫头喊了你,不然今天要吃大亏。”

柳大力不等她把话说完,就抢先编了个理由。

而且,她没想到,柳大力这么个老实人,现编出来的理由这么可信。

她还要说话,柳大力趁天色暗,手肘拐了她一下。

“你伤得咋样?到我屋里歇歇吧!”

“不了大哥,你领丫头家去。我还得回家,我家那口子你也知道,回去晚了要闹得。”

说着,柳大力已下车,尝试个扶起瘸马,就要家去。

柳紫印紧了紧拳头:“三叔,我送你!”

常州治疗早泄医院
乐山妇科
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长治好的男科医院
乐山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